该团伙的制假窝点藏在郑州一个待拆迁的村子里,夹在猪圈和公厕中间,恶臭阵阵。高墙围成大院,大门紧锁,里面的五六间平房是制药作坊——药粉装在脸盆里,胶囊壳散落在地上、床上;灌装药粉时没人戴手套,也没有消毒安全措施,几台加工设备日夜运转。

谢乃博说,刚来的时候,对雄安的好奇和初到这里的兴奋在起作用,好像感觉不到累,但时间长了,总会有疲倦的时刻。“要做好这种心理准备,因为建设雄安是一项长期的任务。”尽管每个来到这里的人,初衷和目的不同,但是要建设雄安,就不应抱着功利的想法,否则耐不住寂寞、吃不了苦。“个人的获得感不会马上看到,但要笃定一颗心,让自己年轻的时候干点实事”。